• Aug 10 Sun 2008 18:56
  • 弔Omi

第一次跟Omi碰面,我還是雅爸的女朋友。剛來到以色列,還在適應各種腔調的英文中。雅爸說,他的外婆從倫敦來,要我去見見她。

那時剛好是猶太新年,做為女朋友的我,竟也收到了紅包。Omi 優雅、個性堅硬,很有德國人一板一眼的樣。整個碰面的過程,因為我對她的英國英文不是太習慣,對話不多,常只是笑著點頭。Omi 嘮嘮叨叨的唸了一堆,不斷的提醒我要加強英文及希伯來文。

再一次碰到她,已經一年後,她再度來以色列拜訪。那時我已經可以正常的開口跟大家用英文對話,一般簡單的希伯來文句子也難不倒我。Omi 看到這樣的狀況,很是欣喜,不只一直邀請我去她倫敦的家做客,那一次一整週的碰面,她開始跟我談起她的過去。

Omi 出生在德國,她長大的過程,身受德國人反猶太之苦(那時還沒有希特勒,歐洲人反猶太可也是有長久歷史的),一直希望父母移民當時還在英國統治下的巴勒斯坦(現在的以色列及西岸、加蕯及約旦,1923年英國在巴勒斯坦的約旦河東岸成立約旦王國,約旦於1946年脫離英國獨立),然而父母並不同意。她成年之後,找到了一個願意帶她到巴勒斯坦定居的猶太男人,因而結婚,定居巴勒斯坦。移民巴勒斯坦之前, Omi 以為會很快會再度回德國探親,臨行前只拿了一張跟她母親及妹妹的合照做紀念。

沒想到她在巴勒斯坦的日子並不順遂,當時時局也不好。在巴勒斯坦的幾年內,她離婚又嫁,第二任老公新婚不久就死於船難,接著爆發二戰。二戰期間,她全家人死於集中營,家中財產被「充公」,什麼都沒有留下。她對於家庭的所有回憶,就只剩那張照片。

二戰期間,在即將近入三十之際,她嫁給了第三任丈夫,然而因為丈夫是獨子,二戰結束後,應夫婿父母的要求,移民倫敦,之後在倫敦住了大半輩子。

盡管 Omi 的一生看來坎坷,她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公主」。一輩子沒有出門工作過、沒做過什麼勞力工作。她的興趣是畫油畫,曾在倫敦的畫廊展示過,賣的也不錯。第三任老公是簿記,收入不錯,十分疼愛老婆,家裡請了傭人,完全以公主規格對待雅爸的外婆。兩個人育有一女,生活穩定下來後,才把第一任婚姻中生下來的小孩(也就是我婆婆)接到倫敦。

我很喜歡 Omi 的故事,當時還緾著她,要她把自己的故事寫下來。她笑而不答。

兩、三年前在倫敦獨居的Omi 在家跌倒了兩次。因為年邁,我婆婆開始強力要求她移居回以色列。

至於到了以色列後要住那裡,當時婆婆一家人有很多討論。Omi 的健康狀況並不好、不會說希伯來文,就算是請看護,可能還是要常常跑醫院。Omi 自己雖然一直表達想住我公婆家的意願,然而婆婆一年前才動過癌症手術及化療,正要開始重整自己的生活。若接了Omi 來住,難以避免要照顧她,對於婆婆而言,實在是很大的負擔。

最後婆婆在特拉維夫幫她找了一間老人院,環境幽靜,活動眾多,而且二十四小時有醫生及護士。那間老人院專收德裔猶太人,看護也講德文,在那裡Omi不怕找不到人講話。

我當然知道,住進老人院對Omi 不是最好的安排。一個九十歲的老人家,被逼離開住了幾十年的熟悉環境,這個就非常不容易。從我一些朋友的經驗,我知道老人家念舊得嚴重。有個朋友父親晚年得癌症,他把父親接到他新買的電梯大廈居住,老人家住沒多久,硬是要求要回到他那個沒有電梯的老公寓住。他父親住在四樓,最後一段時間,完全不便於行,都是我朋友背著他上下樓。

而這樣揮別自己的所有過去來到以色列,雖然是祖國,卻得住在沒有家人的地方,就算環境再好,還是讓人覺得真的是情何以堪!

當時我自己大個肚子,又是外籍新娘,實在無法說出「不然外婆就來住我們家」的話語。我又真的有能力照顧她嗎?

兩年來,我婆婆每二週北上一次探訪。我跟雅爸如果有機會到特拉維夫,也會盡量抽空去看她。而Omi ,卻是每況愈下,到最後連人都認不大出來,也沒有辦法對話。最後一次去拜訪她,不管大家如何提醒她,她嘴裡發出來的語言,就是德文。唯一我有聽懂的,是她望著 Puppy 雅,告訴我Puppy 雅長得好像她嫁去義大利的二女兒。

上上週五家族聚會,晚餐中婆婆跟我說她覺得有些罪惡感,因為她星期三去看 Omi 時,她的狀況並不好,很虛弱,一直喊著這裡痛那裡痛,但醫生也找不出原因來。

「可是我想回家看孫子」我婆婆望著 Puppy 雅及她的堂姐這樣跟我說。

我跟婆婆說,我也想著下次Puppy 雅到特拉維夫回診眼科時,帶她再去跟 Omi 碰個面。

然而,晚飯後沒多久,老人院來了電話,Omi 過逝。

根據猶太習俗,親人是不能看遺者的容顏的。Omi 過逝前沒有親人在旁,所有的人都沒有看到她最後一面。葬禮也要愈快愈好。因為碰到星期五,以及Omi 嫁到義大利的女兒要從西西里島飛來,我們隔了幾天才辦葬禮。葬禮時棺木是密閉的,葬儀社的人只詢問了棺木內遺體的頭部在那裡~因為猶太人必須頭朝著耶路撒冷的方向埋葬。

下午五點,簡單的告別式後,在四十度的高溫下,Omi 的四個孫子(包含雅爸)跟葬儀社的人在墳地前揮汗鏟土。

Omi 在第一任老公的墳墓旁永遠安息,享年93歲。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ue
  • 看來她真得有不平凡的一生,
    才讓你們真麼地愛她。

    肚子應該不小的,
    不要累壞了。
  • 我想每個老人家都有一段有趣的歷史
    我有幸認識Omi ,認識她的一生,我覺得很高興。

    謝謝妳的關心,肚子是已經蠻大的
    夏天帶球走,很累啊~

    winnieil 於 2008/08/12 01:52 回覆

  • skywu
  • 阿嬤要是知道你幫她寫了這麼一篇弔文,
    她一定很感動!!
  • 這篇文章也是留下來做記憶
    希望小雅大一點,
    有些回憶

    winnieil 於 2008/08/12 01:5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