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Puppy 雅四個月大進「托嬰中心」後,她跟我就不斷的生病。她生病自然是因為「托嬰中心」是集體生活,容易被其他大小嬰兒傳染;我生病則是因為家有嬰兒睡不好,抵抗力差又被 Puppy 雅傳染。那時我們母女兩,就常一起生病。

今年妹妹進「托嬰中心」,我暗自祈禱戲碼不要再重演。沒想到的是,戲碼是沒有重演,但更嚴重:妹妹進「托嬰中心」的第四天,就被一年生病不到兩次的 Puppy 雅傳染。兩天過後,妹妹先好轉, Puppy 雅是退了燒的24 小時後又燒了起來。她第二回合發燒時,我也跟著病倒。三個女生在家裡演「三娘『叫』子」~雅爸這個乖孫子被我們三個在家裡叫來叫去,奉茶、奉藥,伺候沐浴更衣加煮飯。

這次生病,也發生了一些我覺得該記下來的大小事。

吃藥

Puppy 雅這次生病,吃藥十分不合作。半夜高燒四十度,被叫起床吃藥,明明是甜甜的糖漿,她因為太愛睏了,堅持不吃。我們把她從床上抱起來哄,她乾脆就躺到地板上鬧。雖然地板比較涼,高燒的她可能躺起來蠻舒服的,但我和雅爸可不想整夜跟她耗著。最後只好拿出殺手鐗:拿出肛門塞劑。我問她是要喝糖漿還是要讓我拿藥塞屁股,雖然是三更半夜又發高燒加尖叫,她倒是把話聽了進去,很快的從地板上爬了起來跟我說要吃糖漿,而且要用注射筒吃。

第二天她看到我在餵妹妹吃藥,又吵著要吃。我勸不聽,她就又躺到地板上去哭鬧了(可能真的躺地板蠻舒服的,我猜)。後來跟雅爸談起,才突然想到她從一歲半後,就很少生病、很少吃藥了。看來她是不瞭解「藥」是什麼東西。瞭解後,兩個大人開始機會教育,很仔細的告訴她「藥」不是「飲料」,不是好東西,是生病的人才需要吃的;藥不可以亂吃,對身體不好,很危險,只有Puppy 雅生病人很不舒服,而且阿爸伊媽及祖父母要她吃時,她才吃。

也不知是聽懂了多少,但之後再要她吃藥,她倒是沒有再鬧過。兩三歲這個年紀好像就是這樣,道理總是要反覆的說,就算他們一開始聽不懂,也就是不放棄的一再說就是了。好像也只有這樣,才會有機會把道理打入他們的腦子。

而妹妹,人生第一次吃藥,也是第一次品嚐除了母奶及配方奶之外的東西。我把注射筒從她嘴巴邊邊塞進去,餵了一點,這位老姐馬上皺著眉頭吐了出來。再試~把她躺放,只有頭抬起來一點點,繼續把藥餵完。很大的一口,已經很接近她的喉嚨,我猜她應該會心不甘情不願的吞下去吧?

沒想到,注射筒一離開她的口,她皺著眉,轉頭把藥又全部吐出來~這是特異功能嗎?這下可好了,看來大部份是吐掉了,但又不確定她喝下了多久。過了一個鐘頭,燒仍然沒退,只好洗溫水澡去。

接下來我就學聰明了,用塞劑就是了,不再跟她耗。

文化差異以及差點釀成打小孩事件

孩子都生病的結果,就是做父母的會累垮。這次我也跟著發高燒,卻沒辦法丟著兩個小孩給雅爸自己照顧。一來是妹妹得吃奶,我的冰箱沒有庫存,所以一定得現餵,而既然沒辦法好好休息了,就乾脆也幫忙照顧小孩;二來是雅爸也要病不病的,我怕他若真的也生了病,全家一起躺平,大概就要打119求助了。因此在白天,雅爸上班及買食物時,我都是吃了退燒藥後,就打起精神來處理家務及照顧小孩;而晚上因為小孩們都還在發燒,我跟雅爸就輪流每一個小時起床看狀況,自然也是沒辦法好好睡。

三個女生都破病的星期五中午,雅爸帶中餐回家做完「孝子」後,說要回公司去忙他的程式。(以色列週休是休星期五及星期六,但我老公通常星期五會自動加班,把一星期沒趕完的進度趕上)我一邊擔心他做不完他的工作,一邊覺得他真是不細心,是沒看到他老婆一臉病容嗎?不留下來照顧小孩,還要回去上班。心不甘情不願的,還是跟他點了頭。

他把 Puppy 雅哄上床後,就趕回公司。

已經要累死的我,盤算著等餵完妹妹,也要去躺一下。

然而 Puppy 雅沒睡著,躺在床上,一下子要水,一下子嫌冷,一下子嫌熱。我本來在餵妹妹,為了她要這個要那個,中斷了好多次,搞得妹妹也不爽了起來。

最後一次,Puppy 雅又在房裡大叫要喝水。我覺得熱血往腦子上衝,狠狠的抱起妹妹往 Puppy 雅房間走去,開了燈很大聲的跟她說:

「妳吵夠了沒,妳媽要累死了,妳還不睡覺。」

躺在床上的Puppy雅,被媽媽這樣一兇,就哇哇的大哭了起來。她這一哭,也把妹妹惹哭了。兩個女生就這樣一搭一唱,比大聲。

聽到兩姐妹一起大哭,我就更煩了,當下唯一的念頭是:「我一人賞妳們一巴掌,看妳們還哭不哭…」

不要懷疑,我不是說笑的。兩天發燒沒睡覺,再多的母愛都已經丟去海裡了。小孩的哭聲只是讓我頭痛,沒讓我生出什麼同情心來。

手抬了起來~轉念間不是往小孩身上,而是往房間的電話招呼去。打了電話跟雅爸說我撐不住,要他火速回家,不然要演出家暴事件了。

雅爸滿口答應,掛上電話便離開公司,留著他不知寫到那裡的程式在辦公室的冷氣下乘涼。

我一放下電話,想到再過幾分鐘就有人接手,情緒就緩了下來,兩個娃娃大哭的噪音也不再那麼干擾我。(這是為什麼我總是跟朋友建議,如果不是在家自己帶小孩,小孩還是送托嬰中心或幼稚園好了。一個大人面對一群小孩,沒有其他大人做支持及牽制,脾氣起來時,是很可能做出怪事的。)

我抱著大哭的妹妹回到客廳繼續餵奶,留著在房間大哭的 Puppy 雅繼續哭。

雅爸回家後,先去安撫了 Puppy 雅。之後我把吃完奶的妹妹丟給他,去洗了一個很長很長的澡,吃了退燒藥,然後躺上床,狠狠的睡了三個鐘頭。

傍晚醒來,人比較舒服一點。跟雅爸談到下午的事。雅爸問我:

「如果妳撐不下去,就該擺明告訴我,不需要委屈妳自己啊~」

(是啦,我也知道,但你就一臉想回去上班的樣子,我那裡說得出口呢?)

「如果我臨時回不來怎麼辦?」

「那我就打電話給你媽或鄰居或朋友求救啦」我氣鼓鼓的,還在氣他的不懂察言觀色。

「妳打電話跟別人求救不會覺得丟臉嗎?」

(竟然還虧我?)

「不然咧,丟臉總比打小孩好吧」

「說真的,妳該告訴我妳撐不下去啦。」他突然又正經的說了起來「我知道妳累壞了,所以我也問了妳妳需不需要我留下來,如果妳想休息,妳可以告訴我,要直接說啊」

(這一類的對話,過去五年已經出現過一百次了。這就是文化差異,你是要怎樣,我就是說不出口啊)

母語

在家裡,我跟 Puppy 雅說中文,雅爸跟她說英文。這次 Puppy 雅連續高燒,情緒不佳,注意力不足。我發現我跟雅爸跟她的對話,逐漸而自然的從中英文轉成希伯來文。我傷心的發現,希伯來文已經是她的主語言,她自己選的母語。雖然這個結局不意外,但,我心中還是五味雜陳,難過的情緒多於接受。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美英
  • 最後這一段...也刺痛了我的心
  • 美英如果想要讓所羅門說中文,我想最好的辦法是把他留妳身旁留久一點。
    我家的小孩四個月就去托嬰中心了。盡量媽媽只說中文、爸爸只說英文,她卻很快的知道我們都會聽/講希伯來文,硬是不肯跟我們說中/英文。
    當然,我還沒有放棄,一定會讓她開口說中文。但這次生病的事卻狠狠的提醒我,就算我讓她開口說中文了,我的小孩的母語已經是希伯來文了。而且看來改變的機會很小。

    winnieil 於 2009/03/09 19:53 回覆

  • skywalker
  • 家裡人力吃緊時,要想辦法留點餘裕。硬撐的結果常常會是整組壞光光,下場比不求救更慘。這「文化差異」恐怖的很,害人不淺,真的,自我/自尊常是不必要的負擔。

    不然就是……,請老公在妳狀況不好的時候別問了,直接接管吧。 XD
  • 如果我老公能夠不問就接管,問題也就解決掉了。
    問題是,他不喜歡用看的就決定怎麼樣對我是比較好的。
    問題是,我就是學不會在人家也困難時,開口要求別人再做多一點。
    這以上當然是個人的個性問題。

    但是喔,在以色列,因為女人大都當過兵,不管看起來再如何柔弱,大部份女人的心智都非常的堅強,在家也通常是老婆說了算。

    我不知道在台灣,如果老婆發高燒家裡又有兩個幼兒在生病,老公會如何做。但在這裡,多少還是會期待老婆撐起家來(不過就是發燒,而且老公又不是沒有幫忙)。所以也不是我老公沒看到我狀況不好,他看到了,但他覺得我還是要自己評估及決定狀況。

    這個就有某種不知該如何突破的文化差異。

    最後一部份,自然是我對自己的評估問題。我本來是覺得我應付得過去的,如果 Puppy 雅睡了的話;而如果不是發生了這件事,我還不知我其實還在適應做雙子媽媽咧(這樣算是太天真,還是以為自己很堅強?0

    winnieil 於 2009/03/09 20:40 回覆

  • sabrina
  • 我會直接告訴老公留下來幫忙
    如果自己狀況不好就沒法全心照顧孩子
    對孩子的耐性也沒了
    所以雅媽下次就直接講吧
    不用不好意思啦^^
  • 唉,我家老公狀況也不好,而且公事已經延宕了很多天,所以才需要在假日去加班啊

    而且通常Puppy 雅下午都會睡個兩三個鐘頭的~

    妳說的也是對的,我下次該再警覺一點自己的狀況,不要撐到最後一刻才發作,對大家都不好。

    winnieil 於 2009/03/09 20:44 回覆

  • 小賽媽咪
  • 真的,孩子生病,爸媽也辛苦呀。我有時候也會有這種無法控制情緒的狀況,這種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請另外一個人來看小孩了。所以你做得很對。
  • 狀況不好時,真的要有人可以接手。不然最後受難的可能都是小孩啊!

    winnieil 於 2009/03/11 03:51 回覆

  • 德州小熊
  • 我家也是這條文化差異最惹禍,不過這一條除了文化差異,性別差異應該也有關係。

    老古說他覺得猜測對方心意是很危險的事情,我本來接受了他的解釋,最近想想還是打算勸他在某種程度內學習猜測。我們都是獨身在美的人,萬一怎樣了或老到只能說母語的地步,他總得知道該怎麼辦,還是現在就開始練習比較妥當啦。
  • 小熊,妳這樣就說到我的傷心處啦。
    本來想說生了小孩以後退化成只說母語時,還有人聽得懂吧~現在看來也是遙遙無期,想起來真是全身發抖啊~

    winnieil 於 2009/03/11 03:49 回覆

  • Bell
  • 我看得心驚膽跳,
    因為有一天我一定也會面臨這種狀況
  • Bell,這次事件也是讓我心驚膽跳啊
    如果那天手真的往小孩身上招呼去了,我想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自己的。
    面對小孩,真的要常常自省,不斷學習啊~

    winnieil 於 2009/03/18 20:30 回覆

  • 苦情島主媽
  • "同學"..逗陣加油

    看完我心有戚戚焉阿..
    我也常驚覺自己已經在快被最後一根稻草(是島主嗎?呵呵)壓垮的爆炸邊緣..慘的是我常得一個人撐好晚..><"~泣~
    最近我常催眠自己..這是過渡,烒煉,快過了....,诶,一起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 「同學」,我們彼此多努力喔
    總有一天會熬出頭的,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winnieil 於 2009/03/18 20:31 回覆

  • ptkelly
  • 大人自己生病不舒服時,真的很容易失控打小孩,所以有支持系統是很重要的
    我上回生病時深深體會到這一點,雖然自己也沒適當的支持系統,但受不了時還是去找醫生拿藥吃,吃了藥請老公看小孩,我就完全不管了去睡,不然真的失控打下去,孩子真的會很慘吧!
  • 如果失控打了下去,不只孩子會很慘,做父母的大概也不會太好受,對親子關係也是很大的傷害。所以偶爾還是要放給別人照顧,不要以為自己是超人啊~

    winnieil 於 2009/03/18 20:1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