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底,一年一度的紅海 " Jazz Festival" 。已經兩年沒參加的雅媽,今年逼著雅爸要陪著去看其中的一場表演。

逼著的原因是,雅爸不是爵士迷(其實雅媽也不是),不逼動不了他。雅媽在台灣是那種常跑兩廳院的人,來到這個沙漠地帶,很是受不了文化活動的稀少。去看爵士樂表演,基本上也是抱著「沒魚,蝦也好」的心理。再說,生了Puppy 雅後,我們夫妻倆再也沒有晚上出門過,兩個人總要有約會的時間吧。

雖然雅爸不是爵士迷,對這個還是比雅媽懂很多,節目是他挑的,晚上十點半開始。找來婆婆做 Babysitter (婆婆真對不起妳XD),留著她應付還在床上滾來滾去不睡覺的Puppy 雅,夫妻倆整裝出門聽音樂會。

" Jazz Festival" 在紅海 Eilat 的港口邊,為露天表演。同時間有三到四場表演,各表演場地之間則由海運貨櫃疊起來隔開。

到了目的地後,我們直接把車子停在會場停車場之外(會場的停車場向來都是大爆滿),然後走一小段路到會場。

進會場前,還是要先經過會場的停車場,一走進去,雅媽及雅爸就覺得很不對勁「咧?怎麼裡面那麼多空位?」雅媽如是說。

走在我們旁邊的那一對夫妻,聽到我說英文,也插嘴說:「對啊,空位一堆,入口的警備不知在做什麼,害我們停那麼遠!」

雅爸說:「沒關係啦,多運動很好,再說停這裡,等下節目一結束,大家都堵成一團出不去」他倒是安慰起人家來了。

「你這樣說也是啦。」那對夫妻的老婆開口說。我呢,倒是覺得大家都只是說說而已。會場的節目一路到半夜三點才結束,加上會場的大廣場也是重頭戲,很多人都是在音樂會之前很早就到來,或是結束後繼續逛會場,沒有那種一下子湧出很多人要進場或要離場的狀況。

但喔,是啦,以色列嘛,誰在意秩序井然這種事,就不用要求那麼多啦~

進到會場,照例中間有個大廣場,廣場上擺出幾區的休息區,周遭有些商店來設攤位,賣些飲料、食物。雅媽高興的走到某一攤要買冰沙(嗯,雖然是晚上九點多,還是熱到想吃冰),結果小姐說要先去買「點券」。

我咧,是在開國高中園遊會喔?還要買點券。結果到了賣點券的地方,賣的人又不知道各攤食物的價格。所以我們還得再逛到各攤,問清楚價錢後再回去買。

「以色列啦,不要期待太高~」雅爸又開始安慰雅媽。

想想也對,好不容易有機會約會,就別為這種小事生氣了。

進了會場,因為是自由入座,雅媽很快的找了中間靠走道而遠離小孩的座位(很多父母推著嬰兒車來看表演,真是敗給他們了。)

表演時間到了,大家都還在入場,表演也沒有準時開始。對於這個,雅媽倒是很有經驗了。以色列人有很多種人,有些很準時,有些很拖拉。很準時的那些人,時間一到就一直拍手要節目開始;而拖拉的那些人,就是給你拖個十五分鐘才要到場。結果就是大家得牽就那些拖拉的人,節目從來沒有準時開始的。

在等候的時刻,雅媽很驚慌的看到有人開始拿椅子坐到原本是走道的地方。驚慌的不是這些人的不守規矩(我就說啦,以色列人遵守常規的能力極低),而是這樣一來,很有可能有小孩坐到我們旁邊來。

才跟雅爸這麼說,結果一語成讖,馬上有個媽媽帶著兩個小孩,一個約十五歲的男孩以及一個約十歲的女孩,拖著三張椅子在我們旁邊及後面坐了下來。看到他們坐下來時,我臉上大概出現了三條黑線。

節目一開始,他們就開始吃晚餐,而且還是「豐盛的晚餐」,我咧。又是炒雞肉、又是炒麵、又是西瓜、又是飲料,後頭的男孩,把放食物的塑膠袋放在雅爸的椅子下,每次低頭拿東西就會不小心的撞到雅爸的椅子。結果前半場的表演,我們就在漂亮的吉他、蕯克斯風的音樂中、那一家三口翻動塑膠袋的沙沙聲中、以及三不五時撞到我老公椅子的「對不起」聲中度過。

中場過後,我們前方兩位仁姐離開,我跟雅爸馬上換位子。本來以為這樣就沒事了,結果那一家人竟然把我們空出的兩張椅子拿來墊腳,墊腳也就算了,還會不小心把椅子推撞到我的椅背,常常聽表演聽到一半,就會突然被撞了一下。

撞到第三次時,我真的火了,站了起來開始找其他座位。可能看到我很不爽,雅爸二話不說,回頭拉掉男孩墊腳的椅子(男孩差點跌倒),把椅子橫放在地上。此時我已經找到其他位子,拉著雅爸的手,快快遠離「災區」。

還好,最後兩首歌在不被打擾的狀況下,安靜愉快的聽完。

節目結束後,我跟雅爸悠閒的再逛了一次攤子,回頭去買點券,一口冰沙、一口壽司的聊起節目及那家人。

節目其實 so so,後來朋友跟我說,唱歌的那位仁姐聲音太渾圓,其實不是很適合唱 Jazz。難怪,她一出場沒多久,很多人就起身離開。不過,我也不是專家,而且難得可以聽現場音樂,雖然總覺得音樂跟聲音配不起來,也只是覺得怪怪的而已。

至於那家人,雅爸覺得帶小孩來本身就是個錯誤,因為對小孩而言,無聊死了。

「妳看到後來那個小女生都睡著了,一張票一千二(新台幣),又沒有半票,是買票來睡覺喔?」雅爸這樣說。

「也許媽媽真的很想來看,又找不到其他方式?」我猜說

「有可能啦,其實那位媽媽一直跟我道歉」雅爸也說。

不知為什麼的,明明是我們的音樂會被人家完全破壞掉了,還在幫他們找藉口。

「妳倒是沒生氣啊~」雅爸說

是啊,這些事,在以前,雅媽大概已經冒火到可以把紅海燒乾出條路來走了。這次我除了站起來換位子之外,倒是沒怎麼生氣。一來是,難得的約會嘛,力氣不用浪費在生氣上;二來是,生氣也沒有用,以色列這個國家對於小孩有太多寬容(縱容?)這是文化的一部份,我們來之前也其實預期到有可能發生這樣的事。

再說,晚風徐徐,天空中遠遠飄著音樂,人們手拿杯酒,輕鬆的靠在椅子上聊天。

「我想…」我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我們明年就別聽音樂會了,就來廣場坐坐吧,喝喝酒、買買小東西…」雅爸接著我的話說。

是啊,我也這麼想咧,哈,真有默契~

手牽手,順著月光回家," Jazz Festival" ,明年我還會再來喔!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iling
  • 我覺得,有家人可以替手照顧小孩,真是好。(我們在這裡是"舉目無親<br />
    "啊。想到還要這樣過兩三年,就....)<br />
    <br />
    以色列的習慣被你描寫的有點像義大利呢。
  • winnieil
  • iling: <br />
    是啊,沒有替手照顧小孩,很是辛苦咧。<br />
    我在這裡,有公婆親戚,都還是常常覺得被逼到極限,<br />
    你們又是在一個兩個人都不熟悉的環境,一定更加辛苦~<br />
    加油啊~<br />
    至於以色列人的習慣,就是很縱容小孩,這個我以後再寫多一點,妳再比較看看告訴我,是不是<br />
    跟義大利很像(我沒去過義大利,也沒怎麼耳聞那個國家咧~)
  • 雅姨
  • 好棒

    可能以後你們就會帶Noya去聽小小孩的音樂會了
  • 帶去吵別的大人嗎?:-P

    winnieil 於 2007/09/06 04:43 回覆

  • 老王
  • 搬的好,我來簽到了。
  • 歡迎簽到。這裡的人幫忙搬家,所以我一天就搬過來啦。

    winnieil 於 2007/09/06 04:43 回覆

  • AKIRA
  • 我覺得妳真的很會寫耶, 因為看完之後有一種靈魂忽然從紅海旁邊回到電腦前面的感覺.
    果然是有讀書的人~
  • 你也是有讀書的人啊 >.<
    上次回台灣沒聽到你的演出實在太可惜了。
    希望下次能聽得到呢

    winnieil 於 2007/09/07 01:4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