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點半,躺在床墊上的 Puppy 雅還不睡,雅爸一直哄她。

我跟雅爸說,她下午睡太久了,可能現在還不夠睏。

雖說「知女莫若母」,我也只是隨便說說,常理推測罷了。

十一點,躺著睡著的 Puppy 雅突然開始嘔吐-躺著吐咧,把在叔叔家晚餐吃的泡麵都吐了出來。雅爸連忙抱起她衝到浴室,脫掉所有衣服開始洗澡,做媽的我則忙著換床單、被單、以及所有被她吐到的東西,然後清理從她的床到浴室間地毯上的嘔吐物。夫妻分工合作,很快就把洗好、穿上乾淨衣服、因為不舒服及勞累而哭得不停的 Puppy 雅再抱回床上。十一點半, Puppy 雅又吐了一次。

把 Puppy 雅重新打理好讓她睡覺後,夫妻倆連猜她為什麼嘔吐的力氣都沒有。我只是很焦慮的問雅爸,那一點半要不要叫醒她喝牛奶?

Puppy 雅的手術訂在早上七點半,之前六個小時要禁食,之前二個小時要禁水。我原本的計劃是一點半叫醒她喝奶、五點半叫醒她喝甜茶。

雅爸不置可否,只問了我通常嬰兒嘔吐後幾小時內不可進食?我回答說,一個小時。那十一點半到半夜一點半有兩個小時的時間,應該還好吧?可能試試比較好?不然手術不見得七點半就可以開始,這樣 Puppy 雅要餓很久。

一點半,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被鬧鐘吵醒, 餵Puppy 雅喝了大約100cc 的牛奶,她倒頭回去睡覺,我去上廁所。才進到廁所,馬上聽到嘔吐聲~Oh, no, 不會吧,又吐了,我在心中吶喊著。廁所門才打開,老溫已經抱著半邊頭泡著牛奶的Puppy 雅衝了進來。Puppy 雅看到我拿起蓮蓬頭,馬上哭了起來~是啦,一個晚上洗四次澡是多了一點。我跟老溫都已經累得頭歪歪,所以決定用水沖沖她的頭髮就算了(真是一個大錯誤),反正衣服沒有沾到多少,再說,所有的衣服都洗起來了,已經沒有衣服可以換了!@@

好不容易又再清洗完了所有衣物,浴室裡掛滿了被手洗過的 Puppy 雅的衣服、飯店的毛巾、浴巾、床單、被單…房間裡充滿著嘔吐物的味道…累壞的三個人,簡直是倒在床上就昏迷。

昏迷中,雅爸跨過我的床踩了我一腳,又把睡在我床邊地上的 Puppy 雅抱往浴室。「咧,又吐了喔?」我神智不清的爬起來,看到她床上的一灘奶,下意識的換床單、舖床,倒頭又昏迷,留下雅爸跟 Puppy 雅奮鬥。

清晨五點鐘,Puppy 雅爬起來,走到我床邊拉我的頭髮要水喝。我小心的給了她半杯水,要她再回去睡覺。

我知道,如果這個時間她再吐,七點半大概就進不了手術房了。

所幸,喝完水後的Puppy 雅沒有再吐,安穩的又回去睡覺。六點鐘雅爸跟我準時起床,把所有沒乾的衣服全都丟進行李箱,用從家裡帶來的小被巾裹起還在睡覺的 Puppy 雅,check out後直奔醫院。

一個晚上,三個人都沒睡到什麼覺,整個晚上都在洗 Puppy 雅、洗衣服、洗床單、洗被單、擦洗地板及床墊以及擔心 Puppy 雅身體狀況中度過。

現在想起來,真覺得是夢魘一場。

跟白天的幸福美滿比起來,簡直是從天堂掉到地獄。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y
  • poor thing.I wish i could be there for u.
  • it's ok, we passed it.

    winnieil 於 2007/09/29 22:5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