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幸運的是,當天Puppy 雅沒再發燒,傍晚回家後,又是呵呵傻笑雅一個。我一顆懸在風中的心,才算是放了下來。

但隔了幾天,Puppy 雅卻再度發燒。這次,就沒那麼容易了。

給了四個鐘頭一次的退燒藥,過了四個鐘頭,Puppy 雅的體溫就又往上升,當時正在昏睡的Puppy 雅就會帶著讓媽媽心痛的哭聲醒來。我把她抱起來後,她就再也不願意離開我的手臂。放到床上也哭、爸爸抱也哭,所以我只能給她退燒藥,等到藥效發作、燒較退了之後,幫她換掉溼透的衣服(通常到那時都乾了)、餵她吃奶,然後再一直抱到她睡著,才能小心奕奕的放上床。發燒的第一天,整天都以這個模式渡過。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