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ppy 雅看的書自然是雅爸雅媽挑的。

回台灣之前,家裡一大半的童書是希伯來文。我用中文、雅爸用英文、來拜的親朋好友用希伯來文唸給她聽。

童書這種東西,直譯成另一種語言,很多原來的美感及語意就不見了。雅爸跟我都很努力要的幫Puppy 雅買中文及英文的童書。

回台灣後,去了誠品很多趟。最後抱回的,多是英文童書。雅媽到現在還是尋找好的中文童書(不要是翻譯的)。這一本我很喜歡的 " Whiff" ,就是回台的收獲之一。




"Whiff" 是一隻又大又肥又臭的小豬的名字,他的父母很愛他,很以他為榮,希望他能快樂,能交到朋友。


Whiff 試著跟鱷魚及猴子的小孩做朋友,但都因為他一身臭味引來蒼蠅,讓鱷魚弟弟及小猴子們因為驚嚇而把整個家搞成天翻地覆。





鱷魚媽媽及猴子媽媽都很生氣,認為是Whiff的壞行為造成混亂。每次Whiff 到別人家做客,最後都是很丟臉的被罵回家。

那麼,倒底Whiff 最後是如何交到朋友的呢?

如果你/妳是作者,會如何安排結局?

在在這裡做個小測驗,請大家在我公佈結局之前留言一下吧~

****************************************************************************

一個學妹問我,為什麼要大家寫結局?考大家的創意嗎?

考創意是沒有,趁機瞭解一下大家的教育哲學(或是被教出來的教育哲學)是真的。

書中的Whiff 是隻漂亮、碩大而有臭味的小豬,作者描劃出來的「這個孩子」人格特質及天性就是如此。「交朋友」是跨出家庭的第一步,是孩子面對社會的第一道門;朋友及朋友父母對於 Whiff 的反應,則呈現了社會大眾的一般價值觀。

Whiff 的臭是天性的一部份,他之所以為小豬,就是這樣髒髒臭臭的,盡管他很漂亮而有禮貌。在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社會化的過程中,多多少少也得面對/處理自己身上的「臭味」,因而,大家面對 Whiff 身上臭味的反應,或多或少也呈現了大家面對自己/自己的小孩/別人身上那些「不符合社會期望」特質的方式。

大家留言是很有趣的。很多人告訴我,最直接的反應是:「去洗澡」

「去洗澡」代表了認定Whiff 的臭味是「短處」、「缺點」,是社交的障礙,大家都沒有錯,錯的是 Whiff ,所以他該改變自己的本性(去洗澡,不再臭臭的),以符合社會對他的要求,讓他可以容易的交到朋友。

而很多人也告訴我,想完「去洗澡」的答案後,其實心中有種不妥的感覺,特別是一輩子對抗制式教育的人,明明自己就很受不了教育中要大家都是同一個樣子的權威,怎麼面對到Whiff 這隻小豬,自己也就化身為以前學校裡討人厭的教務主任及校長了呢?

接著,很多「折衷」的辦法就開始出現了:噴香水、在帳篷裡面玩耍,開泥巴Party…這些辦法畢竟是一時的辦法,總不能一直在帳篷裡或泥巴裡玩耍吧!?另一個在 MSN上被我緾住的朋友說:「請Whiff 及他的父母跟其他動物溝通,取得諒解。」

當我看到這些折衷辦法時,忍不住的要唉嘆一下。大家在面對自己不符合社會期望的部份,竟然也只能盡量的妥協,隱瞞自己(噴香水)、要求別人諒解(問題是,這是你的錯嗎?),讓自己繼續盤旋在不適合自己的環境及朋友之中。

那麼,有其他的可能性嗎?

我們回到書中。

在經歷所有的混亂後,Whiff 看起來好像再也不可能有朋友了。有一天,雞媽媽帶著小雞來叩門,想要小雞跟Whiff 成為朋友。他們一起快樂的玩耍,一直到蒼蠅找上門。

看到蒼蠅的小雞非常興奮,跳來跳去。Whiff 想著,喔,不會吧,我又要丟臉了。

轉身卻看到小雞開始吃蒼蠅「…嗯…嗯…好吃、好吃…」把所有蒼蠅吃光光。

雞媽媽很高興的跟Whiff 說:我們都好喜歡你,你漂亮又有禮貌,我的小孩很想跟你做好朋友。而且多麼幸運你有一身的臭味,可以引來小雞最愛吃的蒼蠅。

結局是,Whiff 並不需要改變自己、妥協自己、隱藏自己。自然而然的,他會碰到對的人,交到對的朋友。

看到這個結局,又有朋友要跟我爭執說:可是…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做一個跟別人不一樣的人,在我們社會裡是不容易的;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會跟Whiff 一樣幸運,最後交到適合的朋友。

可是,我的朋友們,如果我們的成長過程都曾壓抑自己的需求、自己的本性來迎合別人的需要及期待;如果我們當時都曾掙扎而受苦過,可不可以不要再把同樣的行為模式覆製到自己的下一代上呢?能不能對自己及自己的下一代有多一點的信心,相信他們總是會找到真正適合他們的小雞朋友?

雅爸唸完故事書的那個晚上,我在網路上看完「巧虎」的分享短片。我指著那隻可愛的巧虎跟雅爸說:「Whiff這本書如果改拍成巧虎,結論就是會巧虎乖乖去洗澡。」

聽到這個結局,雅爸噗的笑出聲~

這也是為什麼我在台灣沒有買巧虎的原因。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雅姨
  • 當然是要出門前洗好澡,香香的去跟朋友們見面阿~
  • 雅姨
  • Whiff約朋友到她自己家玩耍?
  • 該答對了吧?
  • Whiff 搭一個帳篷(蚊帳),請朋友一起在裏面玩耍,外面的蒼蠅嗡嗡的飛也不會影響
  • Alice
  • 嗯.... 我想.....
    (1) Whiff 每天噴不同的香水來讓朋友們忘了他身上的味道.

    or

    (2) Whiff 契而不捨的釋出善意讓朋友們漸漸感動和瞭解他而願意跟他一起玩耍
  • Finn
  • 在泥沼裡辦派對

    所有人都臭薰薰,蚊子飛來飛去;最後大家都在泥吧裡開心打滾!!!
  • Bell
  • 乖乖回家洗完澡再來。
  • emilylai
  • 找朋友一起來滾泥巴坑!^^
  • Kay
  • I think

    They can go swimming together:)
  • ajing
  • 呵 我也很喜歡到臭泥巴開派對的點子說
    再另外亂想一下
    ........
    一隻愛吃蒼蠅的小鳥變成他的好朋友?
    到別人家作客也沒問題啦
    然後就和大家變成朋友了?
  • Bell
  • 先把我最終的想法說一下再來談吧,我覺得你的提問及推論不恰當。
    回顧你的提問本身,要推到你說的結論,太千強了。
    所謂答案來自於原因。的到答案的方式可以演譯或歸納。以原作者描述他想說的故事,可以說是演譯,我可以接受你講一個故事去表達一種結果與想法。一個臭臭小豬最後交到朋友,這可以是個好故事,也可以有很多的解讀。
    但是,Wiffy當作一個提問,要歸納出這個(一個)結果,我覺得沒有直接的關係。邏輯上不認同你的結論,也不認同你的作法,會讓回答你的人被扣帽子的感覺。
    其實反過來想,為什麼你覺得小豬一定要臭臭的?硬要套上妳結論的模式,這其實也是一種"社會期待"?因為大家都覺得豬很臭。但是,其實豬很愛乾淨,愛洗澡也會游泳,當然有豬的味道,但是不見得要臭臭。
    我了解你想說的,很多的社會價值其實不見得正確而我們經常迷失在裡面。如果你的提問在於朋友們不喜歡Wiffy有一張豬臉,一個豬鼻子...那我會比較接受你的推論。有些"特質"與生俱來,包刮個性,膚色,髮色,甚至五官等等。但是,把自己弄乾淨,不見得是因為別人的期待。我相信所有回答你洗澡,噴香水...等等改變Wiffy臭臭的人,都不是覺得妳在說一個與生俱來(如膚色之類)必然的特質。其實,我覺得大家都一樣,很多事需要改變自己,這是學習的一部份,我不覺得這樣不對。如何判斷好壞該改不該改,怎麼改,那是重點而不是把所有要求改變的聲音都歸納為"以前學校裡討厭的xxx"吧?
    所以,或許我們該討論的是,髒好還是洗乾淨好?如果Wiffy洗乾淨了失去了他的"豬格",那我認同你的結論;如果Wiffy也可以乾乾淨淨,只是他不喜歡洗澡(這點我沒辦法從你的問題裡知道),那我就覺得它其實可以把自己弄乾淨。從你的提問篇裡面,我看不出有這個特性存在。好比說,如果有一個黑人小朋友在白人圈裡交不到朋友,我相信沒人會回答你,去美容、漂白、換膚...
    另外,我也不認同你說巧虎的話,如果你不認同小朋友該洗澡,刷牙,在馬桶上廁所,吃飯前要洗手...那OK。你這一篇其實想說的是人格及與生俱來差異的問題吧,巧虎不談那些吧。當然我不是覺得大家都該買巧虎,就純粹這一篇跟巧虎的關係,我不認同這種邏輯。
  • 嗯,我的提問篇,可能少描述了很多東西,所以有誤導的狀況。我當初並沒有想到。

    不過,繪本是這樣寫的。因為是給小小孩看的書,所以也不會太複雜。

    我先說我為什麼想拿出來跟朋友討論這本書。

    第一次在看書時,看到一半,我的第一個反應也是作者會要小豬去洗澡,而我自己對於這個假設,有某種的,說不出來的不滿。

    所以我才開始思考,為什麼自己會有這麼多的情緒。

    而我在唸書時,設想的對象自然是兩三歲或是三四歲的小孩,自然是在鄉野的一角。從作者的角色描述,很自然的覺得「臭臭的」是他「豬格」的一部份。

    書是這樣開始:

    by a bend in the river lived a beautiful big fat smelly baby warthog. His mum and dad were very proud of him. They called him Whiff.

    這樣的一隻臭小豬,爸媽十分的以牠為榮。這樣擬人化的方式,讓我沒有多想你的看法(就是臭臭的是件不好的事)

    除了膚色、長相之外,我其實更在意的是人格及與生俱來的差異,以及大家如何看待自己跟別人的這些差異。

    所以提問也只是個瞭解大家思考邏輯的方式。是因為我們沒有 msn 啦,這裡留言的人,大概都被我先打擾過了。

    不過很棒呢,在網路上也可以這樣討論。

    時間不夠,巧虎的事我另外再跟你談。

    winnieil 於 2008/01/21 14:05 回覆

  • AJING
  • 嗯看了BELL和WINNIE的討論 覺得可以有這樣的討論真棒 很有意思呢!

    我一開始馬上想到的是大家到泥巴去作客,全部都有蒼蠅,大家開心變朋友…

    可是再用力想一下,突然覺得怪,幹嘛大家都要喜歡泥巴 要喜歡蒼蠅? 還是受不了蒼蠅受不了泥巴的 就會完全受不了那個派對還會被「大家」視作怪喀…現在看到我想的結局的時候 也突然發現 那個最終要和大家變成好朋友這件事,也怪了起來…為什麼一定要和大家變成好朋友?一個彼此欣賞的好朋友讓你更有自信面對世界,也會發展出和其他人的相處之道…
    哈哈 挑戰的是自己習以為常的思考模式 真好玩呢!

    出門到垃圾的時候還一直想... 在想 是真的 每個人在生命中 都是有要學習要調整的地方 而兒童讀物經常被設計來教導孩子如何社會化...
    把臭臭和洗澡連結到人類社會,好像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臭臭對人的衛生有影響 自己也會不舒服呀...但是 像書裡面 連接到一個[臭臭]是本性的族類呢?(像WINNIE說的豬格)..

    像爸媽年輕時 說屬於自己土地的台語被學校社會認為低下...台語就是那時的「臭臭」呀(被認為會引來一堆被那些人稱之為低俗沒水準的蒼蠅?)......

    恩 所以來試著把(臭臭)打括弧.不用預設,去看本質到底是什麼...
    還有 故事裡面的那個目標(交朋友)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呢?到底是要幹嘛?

    這時候,再推回來人類社會,我感覺好像會比較好想一點…

    好好玩喔 在兒童文學的傳統中 動物通常是被用來指涉兒童的 像是巧虎他們 雖然是動物臉 可是事實上是人類小孩子 規馴的也就是人類社會通常希望孩子做到的事情
    Wiffy巧妙的讓指涉有了更大的空間--讓讀者的我 更有機會去想兒童-人類的深刻面貌~
  • 阿玲
  • 哈,水瓶女子生日快樂!
  • 我會幫妳親水瓶女子兩下,也請妳未婚夫幫我親水瓶女子兩下,嘻嘻嘻~

    winnieil 於 2008/01/23 03:35 回覆

  • winnieil
  • 我自己留言,談一下巧虎。

    我當然認同小朋友該洗澡,刷牙,在馬桶上廁所,吃飯前要洗手...生活教育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我對巧虎的意見,不是他們教什麼,而是他們如何教。

    對我而言,巧虎缺少兩項我覺得十分重要的東西~對小孩情緒的同理,以及細膩的對話。

    例如說,我看了巧虎的看醫生篇。自始至終,巧虎就是很乖的做大人要他做的事:要他不要怕,他就不怕;跟他說要聽胸音,他就乖乖把衣服拉起來;跟他說要按時吃藥,他就按時吃藥…

    當然我也很希望我的小孩如此乖巧懂事,但這個影片對我而言,除了「說理」之外,並沒有教導

    小孩不會因為你要他不怕醫院,他就不怕醫院;不會因為你跟他說按時吃藥很重要,他就很認命的吃藥~如果你要他很勇敢,但他還是很害怕,那要怎麼辦?如果小孩不肯吃藥,那又要怎麼辦?

    這些生活教育的小事,其實很真實的呈現了拍攝者的教育哲學。巧虎就我到目前的瞭解看來,其實是很不重視小孩的本性,也不重視小孩的人格以及差異的(也許是我對巧虎理解不足,我沒看很多就是了)

    當然,也許很多父母覺得巧虎這樣的拍攝,呈現了「典範」或「模範」就夠了。這樣也行。只是對我而言,我覺得不足夠。
  • emilylai
  • 為什麼我覺得把蒼蠅吃掉好殘忍喔~
  • 因為蒼蠅不 koesher,所以吃掉蒼蠅是件殘忍的事情!~:-P

    winnieil 於 2008/01/28 03:3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