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的兩胎,都是剖腹產。第一胎時因為破水過二十四小時生不出來又剖腹,生完產就嚴重昏睡;第二胎剖腹時發生藥物過敏的狀況,不知被打了什麼藥控制過敏,隔天早上根本沒辦法從床上爬起來。兩胎都是小孩出生後過二十四小時,才真正被我抱著(在手術檯上的不算),也才開始餵母奶。

第一胎我一直混餵,餵了六個月後斷母奶。生第二胎時,我決定這一胎一定要設法全母奶。

然而,老天爺是喜歡考驗人類的決心及毅力的。生產的24小時後,我才抱到我的寶寶開始餵母奶,而我的寶寶又超級大,出生時已經快要五公斤。我還在床上昏沈沈時,我老公就已經答應護士長,如果寶寶餓了,就先開配方奶給她喝。

我並沒有生我老公的氣,因為我也不願意寶寶餓肚子。在醫院也跟小兒科的醫生談過,他說這個體重的寶寶,一開始大概要吃掉不少配方奶。網路上專家學者說什麼剛出生的寶寶胃容量只有彈珠大之類的話,在我家寶寶上不適用。老大從出生的第一天,就可以把一瓶60cc 的配方奶喝光光,而且還意猶未盡,老二出生時比老大還要胖半公斤,我不想只因為我堅持一直要全母奶又沒辦法爬起來餵她,就要讓她餓肚子。

所以,等我看到我的寶寶時,她已經吃過兩次奶,每次60cc ~「咕嚕咕嚕就喝光光」育嬰室的護士是這樣形容的~初生兒是彈珠般的胃?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家寶寶就是宮騏駿「神隱少女」裡的巨嬰了~噗~

等我開始下床走動後,我就開始餵母奶。護士通常等她醒來開始哭鬧後,換了尿布,塞了一罐60cc 的配方奶在寶寶的床上,把她推去我的房間。我先餵母奶,再餵配方奶,連半夜都一樣。

我的寶寶每隔三個小時要吃一次奶,吃母奶,然後配方奶,有時還二個小時就餓了,這時護士就會再推回去給我,要我再餵母奶,如果母奶餵了一個鐘頭她還哭,我就再去要一瓶配方奶給她喝。就這樣,五天後我離開醫院,我的寶寶除了吃母奶,一天還要吃掉480cc的配方奶。

我婆婆是個「信奉」母奶的女人,我說她「信奉」,是因為她堅持她的小孩不能碰一滴的配方奶。我小叔還在吃奶時,婆婆得了乳腺炎,而且乳頭被我小叔咬破,一餵奶或擠奶就流血,我婆婆就餵混著血及抗生素的母奶給我小叔喝,餵了兩個星期。她這樣的舉動是十分可歌可泣,卻讓我聽得皺眉頭。母奶是很好,但是不是要無限上綱則還可以再研究。

上一胎我混餵,她其實不是很能接受。不過猶太婆婆跟一般我知道的婆婆不大一樣,她不大敢在我面前說什麼,怕我生氣、怕我不高興。這一次,她在我生產前小心奕奕的問了我的意願,我告訴她我要試著餵全母奶。可以想像的,她樂得很。

所以等我回到家,除了帶著寶寶,還帶著奶瓶時,她跟我老公發了飆,覺得是我老公不對,不該一開始就同意開配方奶。我老公倒是不置可否的面對七孔噴煙的母親,他說,母奶現在不夠就是不夠,也不會明天就突然奶量充足。他覺得不該餓寶寶、不該累死媽媽。如果他老婆可以做到這兩點而轉全母奶,他沒有意見;如果不行,就算混餵,也沒有什麼不好。

再一次,我很同意我老公,我也覺得不該餓到寶寶,或為了餵母奶把自己累死。我在網路上看過很多瓶餵轉全母奶的媽媽可歌可泣、日夜無休與半餓的寶寶奮戰到底…對不起,這篇文章大概看不到那種犧牲奉獻,為了給寶寶最好的而發揮無限母愛的內容。

我想餵母奶,是因為知道母奶對小孩最好,而且如果我可以做得到,我就餵全母奶,就這樣。我一點也不想為了餵母奶而犧牲奉獻什麼。

我周遭有母奶派及奶瓶派兩派人士,自從我回家後就在我耳朵旁喋喋不休。在以色列,沒有人對於「母奶最好」有異議,也百分之百的支持餵母奶。但需不需要全母奶、母奶要餵多久,很多人就不那麼有意見。畢竟,女人除了是個媽,還是個女人。有人想餵久一點,有人想早些斷奶。如果不是被環境、工作、上司強迫斷奶,而是母親自己的選擇,那這就是私事,沒什麼好多給意見的。所以,除了像我婆婆這種要我早日丟掉奶瓶的「母奶派」,也還有覺得我可以給自己空間及時間,每天給個一、兩支奶瓶也不會死的「奶瓶派」。

對我而言,在從混餵轉全母奶這件事情中,我最重要的同伴及支持者是我老公。雖然他其實也就像是大部份的猶太男人,混餵也好、全母奶也好,老婆說了就算,老婆高興就好。老婆說要怎麼做,他就怎麼做。

「只要老婆高興,寶寶也就高興,我也就高興。」這是我老公的口頭禪。

接下來談我轉全母奶的經過及作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nieil 的頭像
winnieil

雅媽的家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