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德州小熊好心寄來了龍應台在1995年寫的悼拉賓一文。雅媽看了實在是感慨萬千。

基本上雅媽並不同意龍小姐對於巴勒斯坦問題的理解,但某種程度的,龍小姐的文章也呈現了當時西方國家對於拉賓之死的理解。

拉賓是巨人沒有錯,但不代表他沒有犯錯,在和平途上他犯了個大錯,才會釀出被暗殺的事件。雅媽把「行經西岸下集」寫出來之前,先貼上這篇文章,悼拉賓被暗殺十二週年。

***************************************************************************


由浴血將軍來談和平,那是九死一生的心底渴望,雖然推動以阿
化解干戈換來殺身之禍,但他的人格感召,他的死卻震撼了全球
人心。


許多人記得的拉賓,是那個九三年在白宮草地上與阿拉法特握手的以色列
總理。手輕輕一握,卻有萬鈞之力,足以改變江山。

我記得的拉賓,是他不帶表情的演講面孔。九三年九月,以巴和平協定剛
剛簽下。以色列國會山莊的坡地上聚集了十萬的人,對拉賓怒吼,指控他
出賣了以色列人的利益。巨大的海報上畫著拉賓,穿著希特勒的衣服,兩
手鮮血淋淋,幾個黑色的大字:
「拉賓是猶太人的叛徒。」

背著槍的猶太肯民在坡地上走來走去,告訴採訪的外國記者:「殺!對叛
徒,要殺。」

在震耳的喧囂聲中,拉賓是這麼說的:「我是個軍人,還曾是個國防部長
。相信我,幾萬個示威者的喊叫,還遠不如一個哭兒子戰死的母親的眼淚
,給我震撼﹍﹍。我是一個經過浴血戰場的人,所以我要尋找和平的出路
﹍﹍。這是一個轉機,雖然它同時是一個危機--」

他的音調平淡,臉上沒有政治演講的激情煽動,但是他的話,深深震動了
每一個人。

拉賓祈求和平的姿勢裡有其他人不能比擬的重量;他不是一個昧於現實、
高談闊論的非戰主義者。一九四八年,猶太人佔領耶路撒冷,年輕的軍官
拉賓率領他的士兵攻入古城,進行激烈巷戰。一九五六到五九年期間,三
十多歲的拉賓是戍守敘利亞邊境的以軍統帥。敘軍的砲火從戈蘭高地射下
時,他是第一線。一九六七和一九七三年的兩次戰爭中,拉賓都是殺人不
眨眼、一心求勝的戰士。

從槍林彈雨中光榮地活過來的人,沒有人感懷疑他的愛國情操,更沒有人
敢批評搭不懂國防。由浴血將軍來談和平,那個和平是一種九死一生的心
底的渴望。

第二天,以色列國會舉行大辯論,要投票決定是否通過以巴協定。拉賓再
度宣讀他的和平宣言:

「一百多年了,我們在尋找家鄉;一百多年了,我們試圖平靜地
生活,種下一棵樹、鋪好一條路﹍﹍,我們一邊夢想一邊作戰
。在這片苦難重重的土地上,我們和砲火、地雷、手榴彈生活
在一起。但是我們深深植下,他們摧毀﹍﹍,我們幾乎每天在
埋葬死者。

一百年的戰爭和恐怖使我們傷痕累累, 但不曾毀掉我們的夢想
-- 我們百年來對和平的夢想﹍﹍。」

拉賓的語音未落,席下鼓譟聲大作,反對派的國會的國會議員開始大聲叫
罵。拉賓談和平的聲音,一直夾在室內議員的叫罵聲和室外猶太示威群眾
的吶喊聲之間。

在約旦河西岸,猶太墾民一邊對上帝祈禱,一邊擦亮自己的槍。在生兒育
女開田種地的同時,製造炸藥和砲火。這些炸藥和砲火,從前只用來對付
巴勒斯坦的敵人,現在更要用來對付自己人中的敵人 -- 譬如與敵人握手
的拉賓。

在加薩走廊,巴勒斯坦人一邊對上帝祈禱,一邊擦亮自己的槍。在生兒育
女開田種地的同時,製造炸藥和砲火。這些炸藥和砲火,從前只用來對付
猶太敵人,現在更要用來對付自己人中的敵人 -- 譬如與敵人握手的阿拉
法特。

拉賓難道不知道自己生活在隱藏的槍口下?十一月四日的夜晚,他面對上
萬的群眾,以敞開的胸膛面對黑壓壓、看不清面目的群眾,竟然未穿防彈
背心。他和群眾合唱一首頌讚和平的老歌,然後再度為和平請命:

「﹍我向來相信大多數人是渴求和平而且願意抓住和平機會的。
你們今晚聚集在此,證明了這種渴求:要和平,不要暴力。暴
力傷害民主,所以我們必須抵制暴力。」

三聲槍響。

證明了什麼?

證明了人的偏執與愚昧。射殺拉賓的兇手可能是巴勒斯坦人,也可能是猶
太人自己的同胞。當人們發現是後者時,全世界在震驚中暗暗鬆一口氣:
幸好是個以色列人!

如果是個巴勒斯坦人,今天在全球電視螢幕上我們所看見的就不會是拉賓
莊嚴肅穆的葬禮,而是兇殘的燒殺擄掠、和平協定的撕裂、民族與民族的
戰爭。因為兇手「幸好」是個猶太墾民,所以以巴領導在刺激之下,會更
積極地推動和平,實現拉賓的遺志。

可是,誰知道下一聲槍聲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響在什麼人的身上?

拉賓是一個人口不過數百萬的小國總理,但是喪禮的隆重無人能比。對猶
太人有特殊歷史情結的德國更是史無前例地派出總統、總理、國會議長、
外交部長,前往耶路撒冷致敬。小國總理之死舉世哀慟。

拉賓之死,牽扯到整個中東局勢的安危,固然是因素之一,拉賓個人人格
的輝映,應該是更重要的原因。他哪裡會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脆弱,但是他
有一個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信念:為自己的國家奠定長遠的和平。在這個
信念的支持下,他可以背棄戎馬干戈,他可以無視喧囂鼓譟的群眾。別忘
了,他是一個民選的總理,選票是他的政治生命,但是敢於不對群眾屈服
,他敢於對持著槍的群眾大聲說:你們四萬人還不如一個含淚的母親。

政客關心權力,政治家關心國家整體前途,有拒絕媚俗的勇氣。拉賓以生
命來證明這個分野。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