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server.jpg


一開始,Jackie跟她姐姐Hilary只是兩個幸福快樂的小女孩,兩小無猜、姐妹情深。教音樂的媽媽讓兩姐妹們學音樂,姐姐學長笛,她學大提琴。姐姐可能年紀比較大,也可能領悟力比較好,被 BBC 邀請做演出。Jackie 硬是要跟,所以做指揮的媽媽派給 Jackie 一個簡單的打鼓動作。結果 Jackie 在錄音時因為不停的看著姐姐表演長笛而忘了打鼓。

生氣的媽媽對 Jackie 說,以後再也不允許妳上台,如果妳要跟姐姐一起表演,妳就要演奏得跟她一樣好。

就這樣,為了要跟姐姐在一起演出,Jackie 開始勤練大提琴,日夜無懈。姐妹倆同台演出,同台比賽,走到那裡都手牽著手。然而,Jackie漸漸的在音樂上展現出她特殊的天份及才華,很快的成就上超越了姐姐,後來又幸得名師教導,年紀輕輕就在國際樂壇上大放光彩。

Jackie對於自己才華受肯定後的生活是沒有自覺的。最初接到義大利王室婚禮演奏的邀約,她還拉著姐姐一起去。表演後拉著姐姐一起跳舞,晚上睡在同一張床上,用手電筒窺視壁畫上兩個相依天使,感覺自己像是在天堂一般。

而隔天早上,Jackie 的世界轉了彎。她被叫醒前往柏林表演,臨行前親吻還在熟睡的姐姐 Hilary。她沒有想到的是,等待著她的不只是柏林的演出,而是兩年期無止盡的全球巡迴演出。她被趕著從一個陌生的國度到另一個陌生的國度,演奏完後,寂寞的接受一個又一個的讚美,而大提琴的外袋貼了一個又一個的航空公司貼紙。在莫斯科表演後,她對於十分讚賞她的大師吐出真言:「我其實並不想變成大提琴家,我恨演奏大提琴。」

巡迴表演完後的 Jackie 興沖沖的趕回家看姐姐,卻發現姐姐有了愛人,後來甚至答應了對方的求婚。 Jackie不滿姐姐「背叛」她們的親情,難以祝福姐姐。她告訴 Hilary她想要放棄大提琴,想找份普通的工作,做個普通人。

「我們什麼都不會,我只會吹長笛,妳只會拉大提琴」姐姐Hilary告訴Jackie「如果沒有大提琴支撐著妳,妳則一無所有。」Hilary 接著說:「妳以為做個平凡人比做個不平凡的人容易,那妳就錯了。」

我們在這裡停一下。

我把劇情告訴了沒看這部片子的雅爸。雅爸聽到這裡,嘆了一大口氣後跟我說:"She(Jackie) is such a baby" 。

是啊,其實 Jackie 一直是個大 baby。小時候的她其實並沒有熱愛大提琴,她只是熱愛跟姐姐「一起」的感覺。等到出名了,巡迴演出時,在維也納,她連如何打公共電話回家都不知道;在馬德里,她跟言語不通的飯店打掃人吵了半天,還是沒辦法找到清洗她衣物的辦法(無論是她自己洗或送法);在莫斯科,她把髒衣服全部寄回家,然後收到乾淨的衣服時,她抱著衣物大大吸一口氣說:「這是家的味道」…。無論 Jackie 拉奏大提琴的技巧有多成熟多感人。她心裡上的那個小小女孩並沒有跟著一起長大,她沒有自理生活的能力,情緒與理性也沒有長大。走到那裡,她一直是個生動活潑的小孩,有著討人喜歡的金髮,單純熱情的眼神。

但無止盡的表演生活讓她疲憊而退縮,也讓她離唯一的情感寄託(家庭)更遙遠 ,讓她更寂寞。

可惜的是,當她發出求救訊號時,沒有人聽到,也沒有人聽得懂。姐姐的一句:「如果沒有大提琴支撐著妳,妳一無所有」把她打回原地。

除了繼續拉大提琴,她還有其他的選擇嗎?(如果妳是 Jackie的媽媽,妳的天才女兒才在全球巡迴兩年廣受好評、深受樂界愛戴、大師期待後告訴妳她不玩了,妳會怎麼反應?) 

所以 Jackie 繼續她的表演生涯,跟被她大提琴琴聲迷惑的天才鋼琴家結婚。有一天她發現她的手開始抖動,她開始擔心終有一天她無法繼續拉奏。所以她詢問她的鋼琴先生:「如果有一天我不能拉大提琴了,你還會愛我嗎?」她的先生回答:「像是舞者與舞蹈是不能分的,如果妳不能拉大提琴了,妳就不再是妳。」

那一刻,她理解她老公愛上的是她的才華,不是她。

因此她出走,逃回她唯一的情感寄託~她已放棄音樂的姐姐的家。姐姐有著她要的一切:愛她的老公、小孩、幸福的家庭、平淡平凡的生活。沒長大的她來到姐姐身旁,仍然像小時候一樣要跟姐姐分享一切,包括姐姐的丈夫。

我看了很多影評著墨在 Jackie 要求她姐姐讓她跟姐夫上床一事,而忽略伴隨上床之後的,是 Jackie 牽著姐夫的手、跟姐姐小孩玩成一片的眾多照片及影像。 Jackie要什麼?她不是妒嫉,不是變態,她要的只是分享姐姐有的那種幸福的感覺~那種跟關心自己的人的肉體親近、跟自己血脈的下一代共享天倫。她,不過是個在討愛的孩子。

但這種種對 姐姐Hilary 而言實在是太困難了。她是個成人,不再是個孩子,就算她十分疼愛她的妹妹,她也無法把她生活的一切分享給 Jackie。

黯然離開後的 Jackie 發現自己得了絕症,從四肢無法控制開始,漸漸失去行為能力。病中的她跟丈夫要求要再一次上台演出,丈夫也盡力幫了她~讓她在台上擊一聲鼓。表演台上坐在輪椅上的她,看著大家的彈奏,時光彷彿倒退到小時她硬是要跟姐姐去表演的那場演奏會時的情景~她跟小時候一樣,又看著別人看到發呆,而忘了輪到她該擊鼓。

當她伸起已不大容易控制的手,奮力的敲下一聲鼓時,電影內看演奏的觀眾熱烈的站起來鼓掌,我卻覺得熱淚盈眶~這個可憐的小孩,這個可憐的命運。

就算是天才,她自始至終要的,跟所有平凡的人都一樣:平凡的愛,平凡的幸福。而她的天份,卻讓她像是斷線的風箏,愈吹愈高,愈飄愈遠,終究要失速落地。

電影的最後,成年的 Jackie 與小孩 Jackie 在沙難上碰面,成年的 Jackie 告訴小孩 Jackie:" I just wanna to tell you, everything is going to be alright"。

事情有好轉的一天嗎?她指的是她最後在姐姐的懷裡獲得親情的救贖嗎?

而我,實在很想問問成年後的 Jackie,「如果讓妳的人生重來一次,妳會不會再拿起妳的大提琴?」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pbpm
  • 看完妳的介紹,覺得好像很不忍看這部聽來很棒的電影呢。

    看到前半段的介紹,我想到的是:不管自己在自己專業的領域有多麼成功,也不管自己的孩子是不是從小就顯露某方面的長才,讓孩子多接觸不同的東西、發掘自己真正愛(而不只是擅長)的東西、開闊她們的視野讓人生有所選擇,其實是做父母的一件很重要的功課哪。
  • 這部電影我看完兩天,心情也不好了兩天,所以今天決定提筆寫下我的觀後感。

    心情不好的第一個原因是,我真的看過好多父母好努力的希望自己的小孩「出人頭地」,巴不得小孩跳級越級十歲唸完大學。然而這些超載太多父母期許的小孩的一生,其實是很容易被父母給毀掉的。

    第二個原因是,我是覺得,我們都知道要給有天份的小孩多接觸不同的東西,但我看這部片子時,突然發覺對於天才小孩有期待的不只是天才的父母,整個世界也是。當小孩的天份被世界認可時,就變成是世界推著他走(而不是他自己或他的父母)。要有很強的自覺能力才有可能抵抗這樣的推力、要有很強的愛的支持才有可能讓孩子有機會及勇氣開拓新經驗。

    我覺得這個也很難。

    所以啊,做父母的,能不能真的做到讓小孩做想做的,快樂就好,真的是很大的修鍊啊…

    winnieil 於 2009/06/17 03:25 回覆

  • sabrina
  • 看了你的簡介之後覺得我還是不要看的好
    天才的孩子更須要父母親的引導
    大家看到的是他超乎常人的一部份
    可是卻忽略了他也是個孩子
    又或許因為父母親的虛榮而將孩子的須求視而不見
    或許因為我沒有天才的小孩所以我才能講的這麼冠冕堂皇
    真的要穩住自己的信念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
    在這樣的家庭裡很容易讓人迷失吧
    我想
  • 我也覺得在這樣的家庭很容易讓人迷失。
    當然,劇中的天才到了十八歲後,就該對她自己的生命負責了。可惜她就是個長不大的小孩。
    不知這樣的故事,是不是很典型的天才悲劇~

    winnieil 於 2009/06/22 04:25 回覆

  • 阿玲
  • 我記得我小時候學大提琴時,老師很喜歡教我,原因是因為我不是音樂班的,沒有一個神經兮兮的媽媽跟著「指揮」所有的事情.....

    這部片我以前也有看過,不過看你的這篇有更深的感覺了。
  • 我覺得妳這樣的狀況是最好的。想學就學,不想學大人也不在意。這樣對於學才藝這件事,才能真正在人的身上留下什麼吧?

    winnieil 於 2009/06/22 04:27 回覆

  • Bell
  • 沒看過這部電影。
    有時候,其實還真希望自己也是天才,就像希望有點超能力一樣。當天才有什麼不好??
    我到覺得,天才與生活本能,不必然衝突,也不是天才的錯。就像你說的,是週遭的人對天才的錯誤期待造成的錯。
    然而,我也希望有天有人跟我說,如果你沒了XXX,你什麼都不是。其實這是一個中心價值,我覺得。換個一般人,其實大部分的人一直都"什麼都不是",連要從他身上抽出一個可以代表的個性都沒有,隨然他有生活本能。
    然而,可以有一個鮮明的特質,姑且稱為"天才"的人,或許該被特別的照顧,甚至待遇與容忍。別抹煞了那個上帝的禮物--天份,而要用世俗標準衡量它。
    我不是天才,不過有時還真的希望有點天份。哈哈。
    好久沒來這邊碎碎念了。經過你的介紹,有機會握會借這支片子看看。
  • 有你來這裡留言真好,常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想法。
    當然,天才與生活本能不見得衝突,不必然是天才的錯~也有很普通的人也是個生活白癡;也有很天才的人很懂得自己在做什麼,很有生活能力。(劇中的那個鋼琴天才,我就覺得他生活能力應該是不錯)
    不過我想討論的一個問題是,一個擁有特殊天份的小孩,有沒有資格及權力選擇過一個跟他天份無關的生活?
    就是說,我也很希望自己是個天才,例如說,有很美麗的嗓音,大家聽了就會醉。但這也要我喜歡啊,如果我最有天份的事情卻是件我討厭做的事,這樣不是很煩嗎?
    就算是很可惜,很辜負上帝的禮物,但父母與社會大眾能不能給我一條退路呢?
    我看這部片子時,想的比較是這一類的問題。

    winnieil 於 2009/06/25 02:58 回覆

  • 安東尼
  • 我是路過的^^

    說實在,天才不過是願意花更多心思在一般人不願投注的地方及細節
    猛然一回神
    發現原來自己已錯過了許多許多

    我的感觸是 不論你身邊的人是誰
    是天才、神人或是凡夫俗子 甚至是小孩
    都只是個人
    對"人" 就該有一致的對待
    天才之所以寂寞 就在於世人期待他的表現永遠是極致的
    但這對他而言 並不是公平的對待

    不過,評論別人的人生總是比教容易
    也許題目的「作天才有什麼好」有點理性
    ...如果沒有這種寂寞的天才存在
    我們怎又能聽到這麼感動的音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_L8IP9KcMI&feature=related
    因為文中沒提到Jacqueline du Pré就是劇中主角的腳本
    所以在這分享一下她的音樂^^
  • 謝謝你分享她的音樂~

    有些人就是天生才華洋溢,沒有什麼可以反駁的。當然他們也要努力,但不是每個人努力都可以達到顛峰,在往上爬的過程中,如果願意誠實的面對自己,其實自己是不是那個領域的料,也是很容易看得到的。

    另外就是,世上本來也就沒有公平的對待。當一個人才華洋溢、光芒四射,人們自然對他的專業有所期待,對於他的其他部份也會比較寬容。而回過頭來每個人還是要認真面對自己,清楚自己要的。就算是天才,也不能把人生的責任賴到別人身上去。

    以色列之前有個女歌手,聲音之甜美,被視為世紀之聲。出道十年後,她決定不玩了,要回家養小孩。所有的人都為之惋惜,認為她真是辜負了她天生的好嗓子。但她接受訪問時,明白的說,上台表演對她的意義不如家庭大。

    到目前為止,她偶爾接受邀約,但歌唱事業不是她的重心

    …是啊,如果沒有這種寂寞的天才存在,我們怎又能聽到這麼感動的音樂~但聽音樂的是我們,寂寞的是他啊,他又真的願意如此的寂寞,只為了讓我聽到這麼感動的音樂?

    winnieil 於 2010/01/20 21:26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