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成年禮


不是新手爸媽了,很清楚小孩一進「托嬰中心」,病毒就容易跟著上身,小孩就容易生病。所以妹妹進「托嬰中心」後,開始陸陸續續的生病,Puppy 雅跟我陸陸續續的被傳染也跟著生病,除了覺得兩個小孩一起生病,父母的負荷量真是大之外,我跟雅爸都沒有太吃驚。

然而妹妹七個月大的這一次生病,卻跟骨牌效應一樣拖著大家一起倒,搞到現在我跟雅爸還在跟病毒奮鬥,也是溫家歷史中的一絕。

第一天,妹妹小發燒。38度之類的。有些小咳嗽,一直流口水,愛吃的她不肯碰副食品,奶吃多少也不確定。我跟園長看來看去,嗯,也許是長牙?

是的,我跟園長都知道長牙不會讓小孩發燒。但我們住沙漠,又是酷夏,小孩如果長牙有些疼痛、不肯吃奶,身體的水份不夠多,體溫自然就會上揚一些。38度的發燒,看起來實在不像是病毒引起的。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白天在「托嬰中心」還好,吃得少、睡得少,人一副很躁動的樣子,兩顆下門牙透了頭(果然是長牙!?)。下午回家就是被大人輪流抱著,一放下來就鬼叫。半夜一直醒過來鬼叫(也不哭,就是毛起來鬼叫),看來是那裡不舒服。幾乎每個晚上我都得哄個幾次,哄到無效後,就給一顆普拿疼,讓她好睡一點。

第五天中午回家,開始發高燒,真的是高燒,39.8度c的那種高燒。真的是墨非定律,小孩特別喜歡在週末沒有醫生看診時生病。給了普拿疼,燒倒是有退下來,所以我跟雅爸決定先熬過週末,週末過完再帶去看醫生。

第六天,繼續發燒,眼睛還開始長眼屎,擦乾淨了又長,這是如何?眼睛感染嗎? 

第七天,帶去看醫生。妹妹耳朵裡耳垢多(這裡是不建議清嬰兒耳朵內部的耳垢的,所以我從來沒碰過小孩的耳朵內部)。醫生花了五分鐘把耳朵耳垢清乾淨(妹妹為此狂哭五分鐘,比她生病一個星期哭得還多),清到後來的耳垢,都是溼的,意思是外耳有些發炎積水。

醫生說,外耳發炎、眼睛發炎,發燒可能是發炎造成的。雖然有流鼻水,但呼吸道、肺部聽起來很乾淨。後來拿了藥:七天份的抗生素兩大罐,耳朵外用點滴一種,止痛用;眼睛點滴及藥膏各一種。大大小小藥包一堆。

我不知在興奮什麼的跟雅爸說:好有成就感喔,第一次在以色列拿藥感覺跟在台灣一樣。

當然,唯一的差別是,妹妹可是已經生病七天,而且轉為發炎症狀。在台灣大概只要小感冒小發燒,就可以拿到一堆藥。


這裡的醫生給藥真的給得很吝嗇。我跟醫生說妹妹已經咳嗽一週了。醫生說,咳嗽是因為流鼻水,鼻涕倒流造成的,如果沒有影響到睡眠也就算了,如果有,則可以在睡前幫她在鼻孔口噴一些生理食鹽水,幫助鼻水乾掉,倒流的就會比較少。

那流鼻水呢?醫生說不是說噴些生理食鹽水了嗎?可以緩和症狀啦。

喔,那為什麼我以前在台灣感冒時,醫生都會開一堆藥說:這是鼻塞噴劑可讓血管收縮防鼻塞、這是發燒吃、這是治咳嗽、這是治流鼻水、這是治頭痛、這是降眼壓…最後還會給一顆胃藥?

回家後重看了拿到的藥物,除了眼藥及噴鼻子的食鹽水之外,抗生素及耳滴藥是兒童用藥。抗生素為粉狀,回家加開水混合後,一天要吃兩次,每次7.5cc。

妹妹是個不愛人家餵食的嬰兒,碰到沒有塞劑的抗生素,我跟雅爸頭就很大。除了第一次被我們騙的吞下了所有的藥。第二次開始,她就沒有那麼合作了。不只是閉嘴吐舌、搖頭晃腦,而且還拳打腳踢。我跟雅爸到最後只好像打針一樣,一個人抱她壓腳及壓手,另一個人負責搞笑及餵藥。

有次在 Puppy 雅面前餵藥,雅爸固定她的手腳,我負責搞笑及餵藥。不肯吃藥的妹妹不停的鬼叫加搖頭晃腦。本來躺在旁邊看的 Puppy 雅突然跳了起來,大聲的跟我說:「她不喜歡啦、她不喜歡啦…」

我忙著餵藥,沒有很仔細瞭解 Puppy 雅舉動的涵意,只跟 Puppy 雅回答說:「可是她得吃藥…妹妹乖…吃藥、吃藥…」

看我不受勸,妹妹又不停的扭來扭去,Puppy 雅竟然衝到我身旁,開始打我:「妹妹不喜歡啦,妳放開她、妳放開她…」

Puppy 雅的行為讓雅爸跟我先是嚇了一大跳,但兩個人很快的理解到,原來我們架著妹妹餵藥的行為,看在她的眼裡,就是兩個大人「凌霸」無法還手的妹妹,是多麼暴力又可怕。

(做父母的真的要小心自己的行為啊!)

當天送完兩個小人去幼稚園後,我跟雅爸在上班的途中商量有沒有更好的餵藥方式,讓她能以更「人道」的方式吃藥,以及要如何讓 Puppy 雅瞭解我們的不得已。(後面這個很難,只能不斷的解釋,也不知她是否能聽懂。)

最後我們磨出一個方式來:把妹妹放在吃飯用的兒童座椅上,雙手各給她一隻塑膠湯匙, Puppy 雅負責搞笑(她做得比我們好多了),我跟雅爸則找機會用注射筒打藥到嘴巴裡。這樣雖然餵藥要餵久一點,常常要跟小萊子Puppy 雅一起做老萊子,但妹妹因為心情好而且不會四肢無法動彈,吞藥倒是吞得甘心一點。

現在想想,也還好家裡有 Puppy 雅,不然我跟雅爸怎麼會查覺到自己的暴力呢?也還好 Puppy 雅不怕大人及權威,碰到大人「施暴」的反應不是縮在角落而是「見義勇為」的「打大人」阻止。不然我跟雅爸也有可能忽略她的反應,這樣一來會不會造成永久的身心受創啊?

以及,本來就不大接受餵食的妹妹,經過七天強迫/半強迫的餵藥,這下是完全打壞被餵食的胃口~看到伸到嘴巴前的湯匙就全部打掉。以前喜歡被餵的雞湯粥,更是一口都不吃。

看來也只能等她有天忘了這可怖的七天餵藥記憶,才有可能再餵她吃粥了。

這讓我學習到,如果做父母的想要讓小孩對什麼事情反感,強迫他就是了,真的很快就會達到目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nieil 的頭像
winnieil

雅媽的家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