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Puppy 雅還頗適合穿運動裝說



懷孕的某一天,頂著大肚子的雅媽跟雅爸老溫去餐廳吃牛排。那個牛排館遠外馳名,永遠都是高朋滿座,桌與桌的距離只有一呎半,不僅是靜下來就可以把隔壁的講話內容完全收音,還可以回過頭去跟隔壁桌的陌生人說話,非常適合以色列人八卦的個性。

我們坐下後沒多久,隔壁桌也有人坐了下來。是個媽媽帶著兩個女兒,大的看來九、十歲,小的看來三、四歲。三個都是金髮碧眼的大小美女,有著大大動人的眼睛、都帶著大耳環,媽媽更是個有小蠻腰、穿緊身衣辣媽。媽媽幫大女兒點了牛排,幫小女兒點了漢堡。

我跟老溫趣味盎然的看著這位辣媽教導大女兒如何使用刀叉的禮儀。

「妳說呢?」老溫沒頭沒尾的問我。

「我說?我說她們的老爸被軍隊點召。」我很清楚老溫要問什麼。在以色列常會看到媽媽單獨一個人,或媽媽跟祖父母一起帶著孩子出遊的狀況,多半都是因為爸爸正在一年一個月的點召中。

「我也要…我也要…不管…我也要」隔壁桌的小女兒吵了起來,全餐廳大概有一半的人停了下來,看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小女兒看到姐姐使用刀叉,也想要用刀子。

只見辣媽酷酷而平和的跟小女兒溝通,完全不被小女兒激動的情緒左右,什麼太小了、太危險了…理智的講了一堆理由。

「可是,我們在幼稚園也使用刀子。」小女兒還是很拗的說。以色列的幼稚園,從三歲起就給小孩鈍鈍的刀子,可以拿來切本來就已經很薄的起士,或是小黃瓜。

賓果,事實勝於雄辯,小女兒已經展現了「我有用刀子的能力」,再辯下去,就不是三、四歲小孩可以理解的了。辣媽嘆了口氣,叫來了服務生,問餐廳裡是否有較鈍的刀子。一般老外吃牛排不是三分熟就是半熟,切牛排的刀自是十分尖銳、易傷人的,怎麼樣也不適合給三、四歲的小孩使用。服務生點了點頭,拿了隻鈍頭但仍然有鉅齒狀的刀子來。

辣媽把刀子交給了小女兒,又交待了半天,跟她說明這隻刀跟園裡的不一樣、那裡不一樣、要怎樣握刀、怎樣切東西。小女兒點點頭,開始小心奕奕而高興的切起她的漢堡。過了一陣子,辣媽的另一個女性朋友到來,對三位大小美女又親又吻,坐了下來,大家和樂一片,餐廳裡的人又開始交談、吃飯,一切恢復平靜。

「這個媽媽真是酷,真希望以後我能做得跟她一樣好。」我跟老溫說著。話還沒說完,隔壁桌就傳來了一聲尖叫,伴隨著之後的大哭。

「哇…哇…」隔壁桌的小女兒,還是不小心割傷了自己的手指頭,驚痛得大哭。

原來危機還沒有過完。

我正想推老溫出去幫忙,卻見那位正在跟朋友講話的辣媽,聽到女兒的哭聲後,酷酷的拉起女兒的手檢視了一下,然後酷酷的拿起桌上的餐巾紙,壓在女兒的手指頭上,然後再低頭親了小女兒一下。整個過程不到十秒,這位辣媽在做上述的動作時,甚至沒有中斷跟朋友的談話。奇蹟的是,就在她親了小女兒之後,小女兒望著媽咪,就突然止住哭泣,一邊略為抽噎,一邊認真聽起媽媽跟朋友的對話起來。一分鐘後,媽媽拿開壓在指頭上的餐巾紙,看到已經止血,親了小女兒的手指頭幾下,又抱住她親了幾下,然後放開她,照舊跟朋友閒聊。

那個小女兒,看了下自己的餐盤,看了下那隻刀子,還是右手拿起刀、左手拿起叉,繼續切她的漢堡、吃她的飯。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我要把老溫推出去幫忙的手,還卡在他的胸前,看到這一幕,楞到下巴都快掉下來了。餐廳裡那些側目的人們,看到辣媽信手拈來,輕鬆化解所有危機,又回過頭去各自活動。

老溫牽住我的手親了一下,溫溫的跟我說:「這個媽媽處理得很好。因為她很冷靜,小孩看到媽媽的反應,就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嚴重,在一開始見血的驚嚇後,很快就鎮靜下來。」

嗯,真是處理得太好了,真是好酷的猶太媽媽,真是讓我Orz 得不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nnieil 的頭像
winnieil

雅媽的家

winnie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